TEL:
13609206648
电竞的千亿产业链:收益是中超2倍 人才缺口26万
发布日期:2017-11-11 13:42:50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王心昊    浏览量:6

电竞的千亿产业链:收益是中超2倍 人才缺口26万

 
 

11月4日,2017《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落下战幕。

 
 

比赛的帷幕虽然已经落下,但电子竞技所带来的热度依然不减:从被炒到6666元的总决赛门票,到游戏直播平台主播动辄百万的年薪,再到正在讨论被列为奥运正式比赛项目,电子竞技产品已经从传统观念上的“玩物丧志”,一步一步成为一个全球数亿人参与的耀眼产业。

根据游戏咨询公司newzoo的全球电竞市场报告:在如今电竞赛事的市场化运作下,从2015年到2017年,全球电竞产业的收益翻了近一倍,并以30%-50%的速度逐年增长。

如果把全球电竞市场收益作为一个整体,与2016年全球收益最高的一些区域性体育联赛作对比:2016年的全球电竞产业收益,相当于2016年中超全赛季收益的两倍多。

随着在全球范围内迎来爆炸性增长,电子竞技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和地方政府的目光,电子竞技也逐渐成为许多90后和00后所青睐的工作。

当下中国的电竞市场,已经基本建立起一套从上游资本市场一直延伸至下游电子竞技周边产品的产业链。

“电子竞技有越来越完善的产业体系,有巨大的市场潜力,有政策的配套支持,这三点足以支撑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都处在风口之上。” 谭浩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作为一家电子竞技战队的经理,他对这个千亿产业链充满着期待。

团队月开销将近25万

在电子竞技即将爆发的2013年,国外留学回来的谭浩决心加入到电子竞技行业。但和许多年轻人希望能够成为一名电子竞技选手不一样,家境富裕的谭浩希望能够组建一支电子竞技战队。

“很多人觉得电子竞技就是不务正业的年轻人玩的游戏,这些人的想法非常肤浅。”谭浩解释道,“他们以为我们是在玩,但我们是在开拓一个千亿规模的消费市场。”

在最初听到儿子要从事电竞行业,从事制造业的父亲感到完全不能够接受。“我依然记得我爸爸在听到我的决定之后,他沉默了足足五分钟,然后开口的第一句就是‘你要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光啊?’”

谭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电子竞技就是打游戏’的想法在三到四年前非常普遍,这不仅仅体现在社会大众上,甚至许多进入到行业的从业者,也认为能够通过参加活动或者打一些小型比赛拿奖金就能够赚到钱。”

但事实上,活动和小型比赛所能够带来的收入对比起支出而言,完全就是不值一提。

谭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个职业英雄联盟俱乐部的基本人员配备为:领队一名、教练一名、五名正式队员、一名替补队员。在团队初创时,经理的月薪至少6000元;领队3000元;媒介3000元;教练4000元;队员4000-5000元;训练基地的房租至少是1万元一个月,再加上衣食住行,每个月的开销不低于人民币10万元。“现在我们有两个团队,每月开销已经接近25万元。”

 

为了筹措运营资金,谭浩把他父亲送给他的成年礼物,价值300万元的法拉利加利福尼亚卖掉,换成一台价值6万元的二手本田,开始了和团队一起“同吃同喝同劳动”的创业生活。

“我身边也有一些富二代朋友因为兴趣而组建了战队,但这些战队都没有坚持下来。”在谭浩看来,这些被淘汰的团队并没有在庞大的产业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谭浩坦言,自己团队成员的水平“最多只能够算上一流”,但团队在直播过程中,往往更加关注如何制造戏剧效果。如何制造“五杀(游戏中一个英雄杀死对面五个英雄)”和成功翻盘,成为团队在练习中关注的焦点。他的团队也逐渐掌握了一套完整的“造星”体系:“从选择电竞选手的时候,我们就会注意他们的社交能力和特点,因为我们是娱乐型的战队,所以团队的社交属性会比他们的游戏能力更加让人重视。”

在确定定位之后,谭浩团队已经迎来了来源于四个方面的稳定现金流,分别是赞助商的投资、战队官方淘宝店的业绩、平台直播带来的收入、战队出席商业活动的推广费,其中战队淘宝店以及平台直播打来的收入,是收入的重要部分。“今年可能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了。”谭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人才缺口达26万

电竞产业在不断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大量的人才缺口。

尽管战队运营的商业模式已经逐渐清晰,但运营人才的匮乏仍然让谭浩团队的发展感到捉襟见肘。“电子竞技的人才,尤其是运营方面的人才,现在仍很难找到。”

苦恼的并不只是谭浩团队。根据今年5月发布的伽马调查报告的数据显示,电竞行业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已经达到46%,电竞行业人才缺口达26万。快速扩展的市场带来了强烈的用人需求,电竞行业对教练员、数据与战术分析师、裁判员、赛事承办、主持与主播、游戏内测工程师等人才需求都非常强烈。

和谭浩经理人和投资者两头挑不一样,曾骏是在行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职业经理人。原本就对游戏怀有着巨大兴趣的曾骏,在而立之年前一直从事着广告策划的工作。在经过一番挣扎之后,曾骏最终还是决定投入电竞产业的怀抱。

在决定跳槽的消息传出之后, 马上就有几家不同的电竞俱乐部向曾骏伸出了橄榄枝,其中还有国内顶尖的俱乐部所发出的邀请。

“当时看到大家对我这么重视,我就觉得电竞行业的策划人才可能还是比较缺乏的。”曾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电竞人才的缺口,也促使了教育行业的行动。

2016年9月教育部最先发起了行动,首次将电竞专业纳入正式教育的其中一部分;腾讯电竞也宣布与中国传媒、麻省理工等国内外高校结盟,将从人才培养、教材制定、课程设计等层面进行合作。

不仅如此,山西体育职业学院就花了上千万元人民币打造了国内首家电子竞技实训基地,山东某电竞学院更是从娃娃抓起,招生对象直接为初中及高中毕业生,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包括四川传媒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等一些比较知名的学校也开始有了电竞行业。

政策支持催生风口

2016年,国家连续发布电竞相关政策,在政策的驱动下,原本“不务正业”的电子竞技终于登上“大雅之堂”。

2016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牵头举办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CMEG;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促进消费带动转型升级的行动方案》中,就明确提出要“开展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指出:“要加强组织协调和监督管理,在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和对青少年引导的前提下,以企业为主体,举办全国性或国际性电子竞技游戏游艺赛事活动。”

政策支持之下,也让处在资本投入期的电竞引发了一股投资热潮,包括BAT、万达、软银、红杉等在内的资本巨鳄早已在中国电竞体育产业领域进行了广泛布局。此外,京东、苏宁等诸多“金主”也瞄准了电竞产业。截至2016年,电竞行业年融资事件达66起,融资金额也从2013年的9.63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158.64亿元。

与此同时,电竞行业的繁荣也催熟了游戏网络直播。电子竞技的每月观众数量大约为1.61亿,同比增长40%,且仍在持续扩大。2016年,仅《英雄联盟》锦标赛的观众数量为4300万,同比增长19%。

随着2016年三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全国各地一时间又涌现出一批电竞小镇,仅仅2017年上半年,就有重庆忠县、安徽芜湖、江苏太仓、河南孟州等多个电竞小镇上马,喊出了“电竞+赛事”“电竞+工业”等多种业态的口号,杭州下城区也在今年6月宣布启动省内首个电竞数娱小镇。

面对电子竞技的不断发展,父亲对于谭浩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今年回家的时候,我给我爸看了我们战队的账本和2022年电竞进入亚运会的新闻,他又沉默了五分钟,之后说了一句‘唉,我老啦,眼光没有你们年轻人看得准啦。’”

(文中采访对象谭浩、曾骏为化名)

小编:梁猛 US039
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凤城二路赛高商务港
18609281722 (短信)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