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13609206648
电子竞技调研之三:电竞=电子游戏吗?
发布日期:2018-09-28 19:52:19    来源:星辰热线    作者:未知    浏览量:53

许多反对电竞的人士,都认为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没有本质的区别。

而作为亚洲推动电竞赛事的先行者,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今年在受邀担任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WESG)全球总决赛的颁奖嘉宾时说,不应把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混淆,电子游戏有一些消极的地方,电子竞技正是瑕不掩瑜的一部分。“电子竞技可以为电子游戏纠偏。”

魏纪中并没有就此详细解释。但国内顶尖电竞战队皇族(RNG)新闻官李杰明提到一个区别:“电子竞技比赛是有回合制和规则的,每局都会评判出胜负,而玩电子游戏本身是没有时间和回合限制的,可能就会导致很多人沉迷。”

李杰明觉得,玩游戏和电子竞技是娱乐和职业的区别,玩游戏是纯粹娱乐和享受快感,而成为电竞选手的过程其实是非常枯燥的,要经过俱乐部的集训和管理,要每天进行科学规律的刻苦练习以提高技艺站上赛场,也要学会面对镜头和公众,跟足篮球职业运动员的成长路径没有什么不同。

据介绍,职业电竞选手对手速即APM(每分钟操作次数)要求很高。电竞圈有传言称,英雄联盟的顶尖高手Faker手速测试巅峰值为惊人的498。职业选手甚至出现过手速太快导致抽筋而不得不停止比赛的。手速需要天赋,也需要刻苦训练。

在雅加达亚运会期间,中国电竞明星简自豪Uzi的一篇文章《让我告诉你电竞和游戏的区别,伤病是顶级运动员的标签》在网上流传。他在文中表示,长时间的高速操作,导致自己手指、后背、肩膀都落下了伤病,这是电子竞技职业选手需要付出的代价,同世界上所有体育项目的顶级运动员一样。他还说,能够参加亚运会真的很激动,这不仅是对自己的正名,更是中国电竞第一次真正代表国家出战。“我从没想过这些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在个人微博上转发了Uzi的文章。他还表示,需要在教育方面花更大的力气,不仅要教育年轻人正确看待电竞,也要让家长能够理解。“电子体育也不仅是比赛,背后是很大的产业,从教练、经理到赛事组织和运营,年轻人完全可能成为这个产业中的工作人员,这就是一份正常的职业。”

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前FIFA电竞职业选手、现自媒体电竞产业专栏作者杨子涛曾为一个想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学生和其家长提供过义务咨询和帮助。他在回顾那段经历时,表示充分理解家长对电竞天然的抗拒和对孩子未来没有保障的担忧,但也以自身为例指出,电竞产业已十分发达,职业出路和退役后发展路径都很成熟。

他还给面临类似问题的家长提供了建议:对于想成为下一个Uzi、Faker等电竞明星的孩子,可通过在线排位赛的战绩检验自身有无天赋。如出现争议,家长不妨和孩子约定,看能否在一段时间内达到一个职业选手标准的排位分数目标,达不到就放弃;而若是达到目标,也可考虑联系正规职业队的青训部门试训。

一位匿名资深游戏玩家认为,网游、手游等比较大的危害用游戏用语说是“氪金”(指网络游戏坑钱)和“氪肝”(指网络游戏吸引玩家熬夜伤身),而电竞则不存在这些问题。他解释说,游戏厂商为了赚钱,往往游戏免费,但会推出花样百出的收费道具、皮肤、外挂及抽奖活动,充分挑动玩家的虚荣和攀比心理,吸引玩家不断砸钱和沉迷。而电竞比赛由于要保证公平竞争不存在道具外挂,主要比拼操作能力。

李杰明希望雅加达亚运会上的电竞表演赛,能给家长、孩子及全社会带来更好认识电竞和消除误解的机会。“参赛的战队同样展现出了永不言弃、努力拼搏的体育精神,希望能给孩子们带来更多积极向上的影响。”

他说,在这个问题上电竞和家长并非对立面,而是要和家长共同引导孩子,既要理解电竞运动的职业性和电竞选手的努力,也要分清电竞和电子游戏的区别。

不过,无论是电子游戏,还是以某种电子游戏为载体发展起来的电竞赛事,基本都是游戏厂商在控制——这是一位电竞反对者认为两者没有本质区别的原因。“从游戏改称竞技,其实是改头换面逃避舆论压力,进而由竞技跟体育扯上关系,再通过进入亚运会、奥运会来实现‘主流化’。”

但即便是反对最激烈的专家也承认,电竞和电子游戏作为一种客观存在有其道理,不可能不让其发展,争议焦点在于如何健康发展。合理管控、保护未成年人是关键。

魏纪中曾表示,对电竞要有两种勇气。第一是有勇气面对现实,电竞的出现是时代必然,堵不如疏,不要它或会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第二个是有勇气兴利除弊,规范化管理现在的电竞模式,使它向传统体育靠拢,并在青少年群体间树立正确的电竞职业观。

阿里体育对电竞项目的选择提出了建议。张锐认为,模拟体育类项目,例如此次进入亚运会的实况足球2018,是最没有争议的。

包括魏纪中在内的许多专家还指出,目前电竞完全由市场推动,赛事往往由不同的游戏厂商掌控,缺少传统体育单项协会这样的组织架构,无法很好地体现体育的公益性,这也是电竞和传统体育赛事之间的差距。

而针对电子游戏的管理,焦点在于如何保护缺少自制力的青少年。除了讨论很多的游戏分级制,上述那位匿名资深游戏玩家还表示,在禁止血腥暴力黄色内容外,对于青少年接触的游戏还需要针对其上瘾性进行限制,比如,可以考虑禁止对各种巧立名目的道具收费,防止青少年过度“氪金”和“氪肝”。

体育社会学家易剑东还建议要加强对电子游戏和电竞的科学研究,尤其是缺陷和弊端,此外还要警惕各地过多地规划电竞小镇。他认为,这个行业确实利润巨大,但不能只看到短期的经济效益,也要考虑其对社会文化的冲击、对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影响等。(参与记者朱翃、林德韧)

查看原文

 

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凤城二路赛高商务港
13609206648 (短信)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
技术支持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