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13609206648
亚运会电竞赛事热度可以1V8,但我们还在等一位“姚主席”
发布日期:2018-09-26 23:07:14    来源:游民星空    作者:未知    浏览量:9

本文作者:毅然

电子竞技入奥一事始终纷纷扰扰,不过这无法影响电竞项目在亚运会赛场上的火爆。尽管中国并未进行转播,依旧有很多国内观众通过各种方式去关注比赛的走势。首次出征的中国队并没有辜负国内玩家的期待,取得了两金一银的成绩,为中国电竞再一次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近日,谷雨数据发布了亚运会期间所有比赛项目的搜索数据排行榜,以及亚运会期间全部项目的微博关键词搜索排行榜。从图中可知,电子竞技凭借187万的热度值,牢牢占据着榜首的位置;反观排名次席的游泳项目仅有42万的热度。不仅如此,在整个排名中,电子竞技的热度比起其他9个项目热度的总和仅仅少了7万的热度,其人气可见一斑。

微博上亚运会的电竞项目也是热搜的焦点;据统计,热搜榜上“lol亚运会”和“cctv5 简自豪”分别位列第九名和第十名,在话题方面仅次于孙杨和傅园慧。

在奥运会收视率下滑的大趋势下,如今的亚运会,也在面临着“悄悄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窘境。且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社会对传统体育项目的关注度已经日渐衰微,田径、游泳等竞技大项已经无法刺激到年轻人的观看欲望。电子竞技爆棚的热度,预示着主流体育的观众群体正在开始转移,谷雨数据发布的榜单,充分证明了电竞赛事在用户基数方面具备了绝对的优势。

可是,用户基数的优势无法掩盖电竞行业发展出现的问题,俱乐部亏损,行业不规范等问题都在冲击着电竞行业脆弱的环境。换言之,此时此刻的电竞行业像极了彼时彼刻的中国篮球,当年的中国篮球同样被民间热情下降引发的俱乐部亏损,新鲜血液无法崭露头角,队员老龄化促使国际大赛成绩不佳等问题包围。如今的电竞行业也是处于,受制于“打游戏玩物丧志”传统观念影响,电竞的社会化普及困难重重,无法在发展方向上以传统体育为师,同时俱乐部亏损的内忧外患之中。但在中国篮球危机的时刻,姚明成为了带其走出迷茫的“引路人”,而电竞产业的“引路人”又在何方?

主导权的博弈,行业需要“引路人”

谈及中国电竞,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就是王思聪。电子竞技行业的起势和王思聪的进入有着极大的关系,早年间,国内的电子竞技赛事尚处于萌芽时期,赛事水平处于网吧赛水平,相比上世纪90年代初便开拓电竞市场的韩国则要逊色许多;不过这一切,被王思聪进军电竞引起的“二代”电竞潮所打破。

2011年,刚刚获得了世界电子竞技大赛中国区冠军的CCM正在面临解散的危机。当时职业电竞的价值尚未被认可,参与者多为游戏爱好者,产业链条尚未成型,收入无法保障,这也是CCM解散的原因。同年8月,王思聪带着王健林给的5亿资金强势杀入电竞领域,将CCM战队全盘接收,并将其改名为IG战队。“强势进入,强势整合”,是王思聪初入电竞圈立下的豪言壮语,如今他达成了当年的愿望,成为了电竞领域的风向标之一。不过业内人士,可能还包括王思聪自己都清楚,“王思聪们”的确推动了电竞的发展,推广了电竞赛事的号召力,但他们无法改变俱乐部亏损这一问题。随着产业发展、俱乐部急剧增加、更大的资本出现的时候,电竞行业的难题——主导权问题就真正的暴露了出来。

目前,国内的电竞产业正处于厂商主导的时代;相关游戏开展的电竞赛事仍由其开发商或代理商主导,如KPL(王者荣耀)、LPL(英雄联盟)由腾讯主导。暴雪游戏在国内则是网易独家代理,国外仍由暴雪主导。《DOTA2》是V社主导,国内完美世界运营等。

当然,谁来主导就意味着谁来制定规则,这也是电竞入奥和入亚时面对的诸多问题之一。和电子竞技不同,传统体育不涉及项目所有权,均由国际联盟主导,这也省去了诸多的繁琐事项。除却繁琐,厂商主导赛事是有其双刃性存在的;其利在于,游戏大厂的加入能够对赛事推广起到极大的积极作用;不过弊端也很明显,那便是游戏版权“各自持有”,游戏赛事会因为无法得到版权许可或者无法持续获得许可而导致供血不足。

从目前来看,如何将“厂商主导”转变为第三方主导,成为了电竞行业入奥以及向传统体育行业靠拢的瓶颈之一。由于触动多方利益,这一行动将会变得异常艰难。

文中曾提到电竞行业和中国篮球所遇问题的相似性,那么后者成功的案例是否有可借鉴的地方?答案是“有”,但问题就在于电竞行业没有一个指引方向的“姚主席”。

从上任伊始,姚明就着手从联赛,国家队同步改革,将国家队分为红蓝队,牺牲老队员的上场时间,大胆启用新人,从而推动中国篮球的正向发展。就成绩来看,人民对于篮球的热情有所回升,亚运会上的4块金牌(男、女篮球冠军和男、女三对三篮球冠军)更是最好的佐证,亚运会上的新人也是新鲜血液的填充,这表明改革是颇具成效的。反观电竞行业也是可以开展类似的改革的,电竞行业目前所要改变的重点在于全面推行第三方主导;厂商牺牲权利,不以自身商业利益为出发点,而是从赛事本身的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为电竞产业提供一个适当灵活的环境。这需要有人“为天下先”,可目前电竞行业就缺少这样的一个角色。

结语

有位电竞行业高管曾透露:“由于商业捆绑等因素,厂商有着电竞赛事的绝对话语权,但如果能入亚,甚至是入奥,厂商肯定是愿意让出规则制定权的。毕竟成为奥运会、亚运会的比赛项目,在全亚洲甚至全球观众面前曝光,这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曝光度。”但由于缺少‘引路人的角色,如何让,怎么让,谁先让都是个问题。目前,电竞行业还没有向“姚主席”这样既有巨大号召力,又能懂得平衡各方利益的角色。这也是为什么“王思聪们”无法从根源上改变电竞行业问题的症结所在,也是电子竞技为何需要自己的“姚主席”的原因。

本文仅代表订阅平台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游民星空仅提供发布平台。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查看原文

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凤城二路赛高商务港
13609206648 (短信)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