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
13609206648
电竞想成为大众体育,也会改变未来的游戏
发布日期:2018-06-26 18:18:50    来源:新浪电竞    作者:未知    浏览量:54

电竞能够崛起,背后是游戏行业缺少增长动力和创新能力

  《王者荣耀》之后,下一个爆款迟迟没有出现,游戏行业也开始寻找新的商业模式,而整个游戏市场也要走到天花板。截至 2017 年底,中国游戏用户规模为 5.83 亿人,比去年只增长 3.1%,移动游戏用户规模达到 5.54 亿,也只增长 4.9%。

  相比之下,电竞的规模正在高速增长。企鹅智库近日发布《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2018 年,中国电竞用户预计突破 3 亿,市场规模将达到 84.8 亿元,并将在 2020 年超过 200 亿元。两个月后的雅加达亚运会上,六款游戏将成为表演项目参与,2022 年的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将会正式成为比赛项目。这被看做电竞“冲奥”的前奏,而一旦进入奥运会,相当于电竞彻底为自己正名,并能吸引更多人加入其中。

  电竞火热,这成了游戏的希望,于是电竞一边向体育产业靠拢,一边开始改变游戏行业。

  一款游戏可以支持公司十年,这是游戏公司想要的未来

  整个游戏市场也在发生变化。一些游戏公司发现,原本花三年打造一款游戏再像零售商一样卖出去的商业模式显得蹒跚落后,在游戏技术上,它们依然领先,但在商业模式上,它们则需要新的方向:网游、手游、内购等可以充分榨取现有游戏价值的模式。

  网游可以增加在线时长,手游可以拓展非核心玩家,而电竞这一最早用来延长游戏生命的服务,既能增加在线市场,也可以拓展用户人群,而且可以打造更多盈利方式。

  拳头游戏便是最典范的例子。

  拳头游戏推出《英雄联盟》时,在电竞方面没有任何规划,更不用说会想到有人会因为玩《英雄联盟》而身价千万。

  “如果某家公司创办了十年,保持着增长,却只推出了一款游戏,那确实有点疯狂,”2016 年,拳头游戏创始人布兰登·贝克接受触乐采访时说,“但对我们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推出了《英雄联盟 2》和《英雄联盟 3》。《英雄联盟》推出至今一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是我们最重要的优先事项。”

  单以产品而言,《英雄联盟》很难说与一众 3A 大作相提并论,但它却将“游戏即服务”做到极致,其他游戏起起落落,而《英雄联盟》始终保持着高热度。

  在所有的“服务”里,电竞是关键一环。但玩家已经开始组织赛事,拳头游戏打算跟上,在 2011 年开始举办全球冠军赛。七年之后,2018 年的英雄联盟 MSI 决赛,中国观看人数为 6000 万;而NBA 科比退役战中国观看人数为 4000 万。

  拳头游戏大中华区及东南亚地区负责人叶强生已经将《英雄联盟》看做是体育赛事,而且比较对象是中超、 NBA 这样的大型赛事。在今年的上海电竞峰会上,他演讲主题围绕着 S7 鸟巢开幕式获得的体育艾美奖展开,认为这“让我们在体育界也有了一个认可,我们是一个专业的体育赛事,这次我们在动画设计上超过了 NBA,超过了其他的体育赛事”。

  电竞里可能也会出现“国安”和“申花”

  腾讯是中国电竞领域的绝对领导者,它下一步的动向,几乎直接决定整个行业的走向,于是当腾讯电竞和中国文化娱乐产业协会联合主办的 2018 全球电竞运动领袖峰会在上海召开时,它吸引了几乎中国所有电竞行业的注意,每个人都想知道,腾讯所规划的电竞的未来是怎样的。

  腾讯不打算把电竞只当成一个拉动游戏活跃度、延长游戏寿命的服务,而是要把它做成一个独立的产业。腾讯说,电竞要超越游戏,要成为 NBA,成为传统体育。

  腾讯 COO 任宇昕说:“现在,我们谈到洛杉矶会想到湖人队,谈到芝加哥会想到公牛队。那么在未来当谈到上海成都深圳等城市的时候有没可能联想到当地的电竞战队?我认为绝对有可能,电竞将会融入城市的血脉,成为城市的标志之一。”

  在这段富有野心的发言背后,是当下电竞行业最重要的话题之一:主客场制。

  和城市之间的连接可以让比赛更精彩,也让观众投入更多感情。体育是城市文化的一部分,一些体育队伍也会成为城市标志——正如国安之于北京球迷——在未来,很可能出现电竞比赛的城市对决。

  换句话说,电竞比赛将扩展到更多城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集中于北京、上海等地。更多的人可以因此到现场观看比赛。

  这不仅可以扩大影响力,而且可以产生更多收入。“主场日”是战队重要的收入来源,EDG 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朱一航以 NBA 为例介绍说,在主场日的收入包括门票、场内广告、球场冠名费和衍生品销售等,“以金州勇士队为例,16-17 年赛季的门票收入高达 7000 万美金,新球馆的冠名费是 20 年 3 亿美金。”

  “主客场制”只是电竞向体育发展的策略之一。腾讯互动娱乐市场平台部副总经理戴斌说:“所有传统体育产业——比如NBA,英超,ATP的开发模式,理论上都可以适用于电竞。”

  过去,只有外设和电子产品会赞助电竞赛事和战队,而去年的 S7 则吸引了奔驰、伊利谷粒多、欧莱雅男士、罗技和英特尔等公司,行业分跨汽车、食品、化妆品、外设、硬件厂商等。根据叶强生的说法,S7 获得的赞助金额至少比 S6 多了“数千万美元”。

  峰会上,腾讯效仿世界组联和国际奥委会,也推出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层级体系:一级是“TOP合作伙伴”, 二级是“特约合作伙伴”,三级是“指定设备合作伙伴”。其中,成为 TOP 的标准是连续 2 年赞助腾讯电竞旗下赛事,总赞助额度超过 5000 万元;而特约合作伙伴的标准是每年赞助腾讯电竞旗下赛事超过 1000 万元;指定设备合作伙伴的合作标准每年赞助额度超过 300 万元。

  电竞反客为主,改变游戏

  毫无疑问,电竞基础是游戏,但它的火热很可能反客为主,影响整个游戏的发展。

  游戏玩家数量是决定其能否成为电竞项目的重要标准。暴雪的《风暴英雄》便因为没有足够大的玩家基数,而在推广电竞时遭遇尴尬,至今没有实质进展。而《守望先锋》顺利打造电竞联赛,首先因为它是最受欢迎的 FPS 游戏之一。

  在未来,“能否孵化成电竞”可能成为游戏立项时的重要考量。推出《守望先锋》之前,暴雪已经开始做电竞计划,并决定将电竞项目做成全球的联赛体制。《守望先锋》联赛主席 Nate Nanzer 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说,提前规划电竞,使得“《守望先锋》电竞赛事能成为一个自上而下高度一致化的生态系统”。腾讯代理的《绝地求生》和《堡垒之夜》,也在国服正式上线前便发掘其在电竞领域具有的潜力。

  以往,传统游戏公司需要每年推出新游戏来获得收入,但电竞火热之后,可能会出现越来越多类似拳头一样的公司,他们只需要开发出一款适合电竞和直播的游戏,之后很多年便可以以此为生。

  这类游戏会面向大众玩家,面向移动玩家,如同《英雄联盟》向《王者荣耀》的转变一样,操作难度也会越来越低。同时,平台独占游戏会越来越少,更多游戏会像《堡垒之夜》一样,可以用 Switch 来和 PC 对战。

  没有独占壁垒并不全然是好消息。独占也意味着玩法的多元和创新,而没有独占、一味往电竞靠拢,意味着游戏行业可能会去大量复制爆款。如今,很多游戏公司已经在依靠不同版本的“吃鸡”过活,在未来,这一现象可能会更加明显。

  游戏行业的这些变化,不能都归在电竞身上,电竞也无法解决游戏行业的所有问题,它自身也面临众多问题——比如商业模式尚未成熟,其组织、管理和运营比起 NBA 更是差上许多。变化的根源是游戏行业增长到了瓶颈,需要依靠运营而非产品创新去获得更多收入,而电竞是它们抓住的最粗的稻草之一。

  但电竞已经被验证的商业潜力,必然引发更多人思考未来游戏的形态,也必然吸引更多失意的游戏公司投身进来,正如同两年前一些公司投身 VR 游戏一样。

西安市未央区未央路凤城二路赛高商务港
13609206648 (短信)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
地址:
电话:
邮箱:
Q Q: